Sunday , December 17 2017
Home / 中文趣闻 / 6年來阿公「指撫她下體+揉胸」每周一次,直到小六上性教育課才「恍然大悟」馬上崩潰…

6年來阿公「指撫她下體+揉胸」每周一次,直到小六上性教育課才「恍然大悟」馬上崩潰…


1997年時,新北市一名3歲女童家庭出現變故,她的父親離世後,母親再婚,女童和弟弟改由阿公和阿嬤照顧。現在就讀小學六年級的女童,過去6年每周都會被阿公趁機猥褻身體一次,像指撫下體和揉胸等。不過年紀還小的她不知道這代表什麼,所有沒有跟老師或家人說這件事。

6年來阿公「指撫她下體+揉胸」每周一次,直到小六上性教育課才「恍然大悟」馬上崩潰...
示意圖

 

根據《東森新聞》報導,直到今年,她上健康教育課程、了解性知識時,才得知自己過去原來一直被阿公猥褻,於是馬上把事件告訴老師,再由校方報警。女童指控說,阿公從她有記憶以來、幼稚園開始常常撫摸她的身體,當女童升上小學、開始發育後,阿公更變本加厲,甚至搓她下體和揉胸。

6年來阿公「指撫她下體+揉胸」每周一次,直到小六上性教育課才「恍然大悟」馬上崩潰...
示意圖

 

沒想到阿公在庭上否認控罪,反控女童很愛上網交友,並跟網友「亂搞」。他說自己是想保護女童,才出言管教,但這引起女童不滿,所以她編造出這一切來誣告他。可是檢方不採信阿公辯詞,認為女童供詞前後一致,醫院報告也顯示出女童有心理創傷,導致憂鬱傾向,於是依「對未滿14歲女子強制猥褻」起訴阿公。

6年來阿公「指撫她下體+揉胸」每周一次,直到小六上性教育課才「恍然大悟」馬上崩潰...
示意圖

來源:Ettoday

小編:這證明性教育真的很重要!






  • Check Also

    台灣人家中必備「教導小孩專用」武器No.1,雞毛撢子的由來和之後的用途讓老一代的人都紅了眼眶

    你小時候有被爸媽打過嗎?以前他們善用的武器是什麼?衣架?雞毛撢子?竹竿?皮帶? 其實最常被用來打小孩的用具應該就是雞毛撢子!據說在夏朝 (西元前2070 – 1600 B.C) 的時候就有雞毛撢子了,在那個時候一名叫小康的男子看到了一隻雞在地上走,雞的毛剛好在地上拖,然後走過的地方很乾淨,就這樣他回去拔了幾根雞毛捆在一起,發明了雞毛撢子。

    台灣人家中必備「教導小孩專用」武器No.1,雞毛撢子的由來和之後的用途讓老一代的人都紅了眼眶

     

    當然當時發明的時候,主要的目的還是拿來清潔,羽毛可以把灰塵都清掉,還可以清理很難用手清的地方,又不會刮傷。就這樣中國人家裡都開始會看到雞毛撢子,這麼偉大的發明卻讓孩子們開始害怕…

    台灣人家中必備「教導小孩專用」武器No.1,雞毛撢子的由來和之後的用途讓老一代的人都紅了眼眶

     

    近日一名中國網友分享他們家的雞毛撢子,一看形狀就讓人秒懂!網友表示:「這是我家的雞毛撢子,對,我們家還留著…」而這篇IG的PO文下,可以看到很多網友分享「雞毛撢子」的定義。

    台灣人家中必備「教導小孩專用」武器No.1,雞毛撢子的由來和之後的用途讓老一代的人都紅了眼眶

     

    網友表示:「中國人應該都知道雞毛撢子不是拿來清潔用的…」、「我小時候的記憶只有我媽在叫:『雞毛撢子呢?』這句話的威脅力比罵髒話還恐怖」等。其實一直到現在很多家庭還是繼續會打小孩,很家庭還是有著「不打不爭氣」的想法。

    台灣人家中必備「教導小孩專用」武器No.1,雞毛撢子的由來和之後的用途讓老一代的人都紅了眼眶

     

    一名作家蕭百佑在2011年,與當年暢銷的美籍華裔作家蔡美兒的暢銷作品《虎媽戰歌》提倡類似的思想,他表示做爸爸的就是要嚴格。他說:「在中國,打小孩是正常,這不是暴力,也不是違法,是為了小孩好。我支持打,因為有用。但在這之前,我通常都會先說明規則,我有上百種規則,如果孩子真的不聽話的話才會打」。

    台灣人家中必備「教導小孩專用」武器No.1,雞毛撢子的由來和之後的用途讓老一代的人都紅了眼眶

     

    當然不是所有人都適合這樣的教育方式。Joseph Lau,一名心理學家表示:「很多中國爸媽覺得打小孩是對的,他們想要小孩聽話跟有好的態度,外加他們自己也是受到這種教育長大,很多事情都是『爸媽說的對』。而且用雞毛撢子打小孩真的是一個中國習俗,會痛又不會留下傷痕,基本上是首選。再來就是一些煮飯用的木湯匙、衣架等等。但越有創意其實才是越危險又會讓小孩留下陰影的地方囉。」

    台灣人家中必備「教導小孩專用」武器No.1,雞毛撢子的由來和之後的用途讓老一代的人都紅了眼眶

     

    來看一下外國朋友對體罰有什麼看法吧:

    參考資料:Nextshark

    帥醬:你以前有沒有被什麼最荒謬的東西打過呢?也分享一下讓我們知道吧!我先!我以前被我爸拿著我姊的布娃娃狂K… (還是會痛…)